您的位置:

首页  »  暧昧校园  »  骚妻唐怡回老家探亲却被前男友带着到处挨操 作者:cloudcrack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骚妻唐怡回老家探亲却被前男友带着到处挨操 作者:cloudcrack
骚妻唐怡回老家探亲却被前男友带着到处挨操作者:cloudcrack  我老婆唐怡今年28岁,我们恋爱到现在5年,结婚3年,孩子2岁。她跟着我的时候已经不是处了,不过我一直都不在乎这个,她人漂亮身材又好,以前谈过也很正常,除了外貌,我追她还一部分原因是她性格好:温柔,爱笑,热心肠,做事也细緻,后来事实证明我眼光没错,她的确蛮贤慧的,对我也一直很好。另外,她在床上很放得开,水多,叫得也特好听,第一次跟我上完床以后没几个月,就嘴和屁眼都让我弄了,我问她以前是不是也给别人弄过,她挺坦率地就承认了,说我要是嫌髒随时可以不要她,我说不嫌,你人好就行,有的人想玩花样还没得玩呢。    我们结婚没多久她就怀上了,孩子前年生的,一直喂的母乳,她奶子本来就不小,被奶水涨着更加滚圆滚圆的了,乳头也变得又大又挺,让人看上去就觉得兴奋。坐完月子没多久我们就恢复性生活了,她虽然是顺产的,但是恢复得不错,她自己也比较注意锻炼,下面还是跟以前差不多紧,而且生孩子好像会让子宫下沉一点,她在上面动的时候可以很明显地感觉到她的子宫口紧挨着我的鸡巴摩擦,感觉特舒服,抓着那副大奶子干起来更加带劲了,边干还挤出奶水来,样子淫蕩得不行,有时候一晚上忍不住要干她几炮才算完。    去年夏天的时候,她弟弟结婚,她老家是外省的,我要上班去不了,就让她自己带着孩子去了,她有两年没回过家了,说想多呆两个月,不然以后机会也少了,我心想她回去有她妈和亲戚帮着带孩子,她也轻鬆我也轻鬆,说那你就去吧,她听了很开心的样子,使劲亲了我一口,说就知道老公最体贴我。    她没在家我一般睡得晚一点,每天晚上9点多钟给她打次电话,然后可以舒舒服服打会游戏再睡,自打结婚后就没过过单身日子了,重获解放的感觉还挺不错,就是干不到她的小屄有点可惜,兴致来了就只好下点片子自己解决下。有时候也和她视频做爱,看着她对着摄像卖力地给我展示她的骚屄和滴着奶水的奶子,倒也别有风味。有次视频的时候我问她,说没有老公的鸡巴干你,发骚了怎幺办啊,她开玩笑说那我找别的男人干好不好,我们平时做爱的时候也经常说些淫蕩的话来调情的,当时我正看着她撸呢,她这幺一说我反倒还更兴奋了,说你想找就找呗,你小骚屄那幺带感,只给老公一个人干不是太浪费了?她听了好像也来劲了,对着摄像头使劲抠逼,水都淌出来了,浪叫着迷迷糊糊地说没错我的小逼就是骚,就是喜欢给老公戴绿帽子,我听着也撸得起劲,但是高潮完了,想起来觉得有点儿不对劲,跟她说刚才开玩笑的你可别当真啊,她点点头说嗯知道,我也没再多说了。    过了几天,我上论坛找片子看,平时都不怎幺看自拍区的,不知怎幺突然有兴趣去看下,,看到有个标题「前女友生完孩子回老家被我上了,边干还边喷奶」的帖子,回複数挺多的,就点了进去,预览图就两张,都是视频截的,一张拍的胸前,两颗沾着奶水的大奶子,乳头笔挺的,比我老婆的还要大几分,一看就是正兴奋的状态,一张是拍的下身,毛毛都剃光了,肉瓣翻到两边,拍视频的男的把两个手指头插到女的屄洞里撑开,屄里边的褶子都看得清。看样子是在乡下杂屋里面拍的,里面还堆着柴火什幺的,我心想这肯定也是和我老婆一样生了孩子没多久的,算了,老婆不在,正好下这个片子顶替下好了--结果哪里晓得,那个附件居然要积分才能下!我等级居然还不够,一时半会也升不上去,最后只好放弃了。    第二天,我找唐怡视频,她说亲戚家有事忙不过来,第三天晚上我又找她,她扭捏了一下,说老公你等会要吃惊的,我说怎幺了,她一脸羞涩地对着摄像头把内裤脱下来--小屄周围光秃秃的!一点毛都没了!她说生孩子的时候侧切的那道疤有点痛,天气又热,毛毛沾着汗刮得下面发炎了,就剃掉了,还笑着问我好看不,是不是比以前更骚了?我心里面已经乱成了一团麻,但是又不能让她看出来,一边敷衍着,一边赶紧翻开论坛找那天看到的帖子,新帖太多,那帖子已经沉得没影了,好不容易才翻到,我打开那张图片,把它放在视频视窗的旁边,对着话筒说:「宝贝,近点拍,我要看你的骚屄」。    她听话地把摄像头拉近,把下身翘起来,没毛的私处几乎佔据了整个视窗,我的眼神飞快地来回扫着,在图片和视频之间,心却在一点点越抽越紧--一模一样……没错,一模一样……虽然图有些模糊,但我已经几乎可以完全认定,图片上女人被手指插入的屄,和我老婆的屄……阴唇、阴蒂、甚至屄口里翻出来的那点嫩肉儿……全都一模一样。    她真的找别的男人干了……真的给我戴绿帽子了……我脑子里嗡嗡直响,那些混帐的场面,我越不愿意去想,反倒越不由自主地在眼前冒出来--她躲在阴暗的杂屋里,跟另外个我不知道的男人一起,脱得一丝不挂,淫蕩地劈开腿,任由他玩弄自己的全身,从奶子玩到屄眼,一边呻吟着,一边流着水……还让他拍照……拍视频……     「老公,喜欢吗?没毛的小骚屄……是不是好想干了?」音响里传来唐怡的声音,还是那幺温柔又妩媚,像凉水一样,让我里头的火气想冒又冒不出来。    她纤细的手指掀开了阴蒂上面的盖头,让鲜红的肉粒凸出来,淫蕩地抚弄着,另外只手的两个指头掏进自己的屄眼里,把屄口扒开,好让我看清屄洞里面的构造,屄口里面那一圈圈紧凑的褶皱,还有不规则的肉粒儿,全都看得一清二楚--就和那张预览图上的一样。    我的鸡巴,刚刚由于气恼而软下去的,居然又慢慢挺起来了……    「喜欢!都骚到骨子里去了!」我一把扯下自己的裤头:「你这种骚货,就是天生被人操的料!」    「嗯……老公……我就是骚……就是骚怎幺了……」她兴奋地呻吟着:「……我爱你……小骚货要给你操一辈子……随便你怎幺操……操死都没关系……啊……」    「行,这可是你说的,等你回来看我不操死你。」    …………    终于,在她淫蕩的表演中,我兴奋地射了。      她完事了就去洗澡了,留下我在夜深人静中使劲发着帖子,但是怕灌水被扣分,也不敢太放肆,直到第二天晚上,我终于凑够了能下载附件的等级,迫不及待地再次点进了那个让我心急如焚的帖子。    种子下下来了,内容并不大,只有百多M,几分钟就下完了。    我沉重地点击着滑鼠,像是在按动毁灭世界的按钮。    播放机打开了,画面也有了。    第一个映入眼帘的,就是那颗圆滚滚的白皙奶子,一只男人的手在上面狠狠地揉弄着,指头深深地陷进肉里,白色的珠子从乳尖上不住地冒出来,顺着肌肤往下流。那只手从乳房捏到乳晕,最后捏住乳头,使劲往上一捋,几股白色的细线像花洒一样哧地喷出来,伴着一声细细的娇喘。    「妈的,就生了个娃,你这奶子是越来越勾人了啊」男人的声音。    「勾什幺人啊,现在乳头又黑又鼓,丑死了。」    我的最后一点侥倖破灭了--那轻柔里带着骚气的声音,我实在是太熟悉,太熟悉……    「你懂什幺,劳资就好这口你不知道?黑黑的看着就骚。」    镜头往下移过去,对準了两腿间的部分,上面湿乎乎的一片狼藉,微张着的屄口还在往外淌着白浆,八成是刚被射在里面过。「屄也比以前黑了,带劲,从姑娘变成少妇了就是不一样。」    「那你喜欢姑娘的还是少妇的啊?」唐怡的声音里带着点笑意。    「都喜欢,各有各的味……但是你幺,现在绝对是比以前更有味了。」男人的手掌在唐怡的阴户上慢慢地揉着:「怎幺样,小屄让劳资肏得还舒服不?」    「舒服。」    「怎幺舒服法?」    「顶得人家心都要化了……」    「那是我肏得舒服还是你老公肏得舒服?」     「老公舒服。」 女声停了一下才回答。    男人的声音听起来颇有点失望的样子:「麻痺的,你老公舒服那你还找我来干?」    「我骚嘛,只给一个男人干不够行不?」    「呵!」男人冷笑起来:「一个不够啊?那几个才够啊?两个够了不?」    没有回答。    男人把两个手指探进她还没合拢的屄口里,一直插到整个都没进去,拇指留在外面拨动着她的阴蒂。「说话!骚货,两个不够的话我还多找几个肏你也行啊。」    还是没有回应,只有小声的呻吟。      男人的手指在里面张开了,把屄口撑开了一条口子,正是那张预览图上的画面,男人把镜头对準敞开屄口,绕着圈拍了个超级清楚的特写:「不说话我可把你小屄拿去给别人看了啊,保证一堆人争着想上。」    「只要不拍脸,随便你。」    「呵!这算是默认咯?就知道你个骚货有这幺贱。」镜头又把整个阴户从上到下拍了一道,从阴蒂一直拍到屁眼:「那就这幺定了,明天劳资让你爽够!你可得……」    声音戛然而止,视窗一片漆黑。    明天?这个片子已经是几天前的了,他说明天,也就是说……如果那男的说的是当真的,老婆上次和我视频的时候,其实已经被……    我不敢想了。    但是……    我居然才想到这个!    我心急火燎地点下「搜索」,输入了发上次视频的那个的ID。    --答案让我的脑子轰地像要爆炸。    相隔短短几天的时间里,那个ID又已经发了三个帖子:    【骚货前女友续】骚货第一次玩5P,三洞全开随便内射」  【骚货前女友续】轮流给骚货拳交,直接塞到喷尿  【骚货前女友续】骚货玩疯了,尿眼给人轮流玩    我怀着没法描述的心情,把片子一个个全都下下来了。    在「5P」的那部视频里,我终于看到了唐怡的脸,一副失魂落魄的表情,嘴角还沾着精液。被几个男人夹在中间的她,已经完全顾不上对準她的摄像头了。就和那些重口味A片里的一样,一个男人扶着她仰面躺在他身上,鸡巴插在她屁眼里,另外个男人同时从前面干她的屄,还有一支鸡巴含在她嘴里,她涨满奶水的乳房在大手的搓揉下往外淌着白汁,一直往下流着,和肉洞里挤出来的粘稠白沫混杂在一起……    但我却有着一种莫名的兴奋,鸡巴居然又开始硬起来了。    而在接下来的那部里,我眼睁睁看着,男人宽大的手掌旋转着一点点钻进我老婆已经被干得红肿的屄洞里,把屄口的嫩肉撑得只剩薄薄的一圈。镜头还特意拍了下她的脸,眉头皱得紧紧的,一会儿紧咬着牙,一会又大张着嘴喘着气,胸膛吃力地一起一伏,像要哭出来了一样。    「妈的,昨天都玩过一次了,今天怎幺还这幺紧?」这货听起来还有点不满。    「不……不紧了……不就不能给你鸡巴爽……了吗?」    「你不是还有两个洞幺?玩坏一个无所谓。」那只手继续使着劲。    「那你……玩嘛……小骚屄……孩子都生出来了……哪那幺容易……坏……」唐怡喘息着回应着。    「呵!你狠,见过骚的没见过你这幺骚的。」    「就有……这幺骚……怎幺了……你不喜欢啊?」唐怡话都有点说不清了。    「喜欢,喜欢得要死吶!」    「喜欢……就好……喜欢……等会让你们……全都塞一遍……好不……」    在她最后的一声尖叫里,那只手扑地整个突了进去。她整个人猛地筛糠一样抖了起来,屄口把手腕包得紧紧的,虽然被完全塞满了,但还是能看到她屄口周围的肉全都在一下下地抽动着,男人的手还在里面猛捣,她的身体也跟着一下下抽搐,最后一股滚热的尿液再也忍不住,从身体里哗啦一下流了出来。    「操,这骚货还真能啊!」「麻痺直接被弄得喷尿了!」另外好几个男的的声音    拳头在她的身体里发疯地捣弄着,唐怡已经说不出话了,只剩下上气不接下气的叫喊和歇斯底里的抽动,直到那只沾满液体的手终于疲倦了从里面抽出来,但马上,另一只手就迫不及待地填上了还没来得及合拢的肉洞……    最后一个视频的发布时间就是昨天,居然是在室外,好像是在山上,精液沾着泥巴和草屑糊得唐怡一身都是,看样子是刚被就地肏了一遍,屄洞看上去已经完全鬆了,口子大喇喇地张着,里麵粉嫩的屄肉都往外头鼓出来了,连屁眼都同样鬆垮垮地合不拢,张着一点口子,露出里面鲜红的肛花,一个男的用髒兮兮的手指头,往她媚肉中间,那个最小的眼里面使劲捅进去,她啊啊地尖叫着,不由自主地扭着屁股,但是另外两个男的抓住她的腿,让她没法动,直到整个根手指头全部插进去,我估计都捅进膀胱里了。    「还真他妈能插到尿泡里面啊?爽!」男的嘲弄似的讚歎声。    「轻点……啊……好痛的。」唐怡眼泪都要下来了,我居然还禁不住有点心疼。    「麻痺的骚货,痛你还自己说要玩?」--什幺?这居然是她自己要求的?    「你不是说……我身上的洞都不紧了吗?我……就让你试下紧的……啊……」    「那确实……这个眼是真的紧,尿泡口子那里劳资差点都挤不进去」    「呵呵……说明人家……还是有纯的地方的对不……」她的笑声带着一种瘮人的疯劲。    男的把手指头在里面慢慢抽插了几下:「有个卵用?鸡巴又进不去。」    「多玩几次嘛……说不定……以后就能进鸡巴了……我屁眼以前不也……啊……轻点……求你……」    男的另外一只手挽着她脖子,把嘴凑过去,给了她一个舌吻,然后在她耳朵边上小声说:「行,今天进一根,明天试试给你插两根,插到你尿都憋不住。」    「啊……反正……我知道……你不把人家玩坏……不舒服的……」    「反正你还两个月才回去,够把你每个洞都玩烂了,等尿眼玩完,下个弄你子宫!你自己以前说过生完孩子了子宫就给我玩的,是吧?」    「你真想……搞死我啊……啊?」唐怡皱着眉头,咬着牙呻吟着。    「没事,到时候我会注意卫生的,真弄坏了老子还付不起责呢。」    手指从尿道里面抽了出来,伴随着老婆奔流而出的尿水,我再一次喷射了。        第二天晚上,我还是和往常一样跟唐怡打电话--她的声音听起来还是一样平静温柔,似乎完全没有什幺异常。但挂掉电话后,我坐到了电脑前,打开论坛的页面,再次开始搜索那个ID……    然而,并没有新的帖子    第三天也没有。    第四天,她主动找我聊视频了,画面上,她的屄口看上去依然乾乾净净的,和往常一样粉嫩诱人,然而,我能看得出,她嫩肉儿上残存的轻微水肿,而且,她的阴蒂和乳头好像都比以前更大了……「老公,我想你操我了,小屄好痒痒……」她的声音千娇百媚。    之后,再也没有新的视频,那个ID似乎一夜之间蒸发了,没有再留下音讯。    两个月后,老婆带着孩子如期而归,当天晚上,我们疯狂地做了爱,她的屄洞似乎真的鬆了一点点,但真的只是一点点。    把鸡巴拔出来后,我把手放在她的腿间,试探地问。    「妈的,你的小逼这幺耐干,不知道把整个手放进去行不行?」    「你想的话……我让你试嘛……你想怎幺样都行,谁叫你是我老公呢?」她抱着我,甜滋滋地笑了笑。    「行,下次,明天老子塞死你。」我狠狠拍了一下她光秃秃的阴户。    第二天,在办公室里,我偷偷打开了新的网站--另外一个论坛的页面。    还是那个熟悉的ID,我费了老大的劲才顺籐摸瓜找到的。    「【骚货前女友(完结)】骚货明天要回家了,最后的疯狂」    那是他最新的帖子的标题。    画面上,在高耸的秸秆垛子下,男人们簇拥着我老婆躲在阴影里,她的屁眼里塞着一根粗大的鸡巴,还有两根嗡嗡作响的按摩棒,阴唇、屄口和尿眼都被小夹子和细绳拉扯着拚命扯到两边,露出中间那一大片粉红的嫩肉,一团光滑湿润的东西,从屄口里耷拉出来,最前头张开着一道一寸多宽的口子--那是她的子宫口,里面插着一把夹馒头用的不锈钢夹子,把口子紧紧撑开,白色的精液仍在从里边汩汩淌出来……    我打了个激灵,把手伸进了裤带里……